您好,欢迎来到安徽文艺出版社官方网站!
 
新闻 图书 资源 热门搜索:秋天的愤怒 丽江 水母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内新闻

《中华读书报》重磅推荐我社图书《经山海》

来源:安徽文艺出版社   发布时间:2019年5月30日  浏览次数:710

《中华读书报》重磅推荐我社图书《经山海》

(http://epaper.gmw.cn/zhdsb/html/2019-05/22/nbs.D110000zhdsb_20.htm)

 

《经山海》:绘就新时代的山景海图

李朝全

  最近两年来,出现了一批描写新时代、表现新时代新发展主题的长篇小说,包括赵德发的《经山海》、陈毅达的《海边春秋》、老藤的《战国红》、忽培元的《乡村第一书记》、章妮的《迎风山上的告别》等。看得出来,许多作家对书写当下现实、反映现实题材充满了饱满的热情。这,也和近年来广大作家坚定地深入社会生活第一线,深入人民,体验生活的实践密不可分。许多小说关注和描写当今时代城市和农村正在发生着的重大变革,包括脱贫攻坚战、驻村干部、美丽乡村建设、“一带一路”等重大的时代课题,着力于塑造一批80后乃至90后有作为有担当堪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文学新人。

  作家们的创作热情和他们对于现实生活的热切关注、真情倾情书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也正在成为文学界创作的一种新风尚、新潮流。当然,在书写新时代反映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小说创作中,从一开始我们就需要警惕那种概念化、说教化、模式化、类型化、同质化的不良倾向,要避免和克服套路写作、路径依赖写作,防止将对现实生活的书写变成一种流水账,一种枯燥乏味面目僵化的文本,而应该采用文学的生动语言和灵活多变的形式,文学性的内容来表现主题,在人物刻画方面要克服和避免平面化、单向度,塑造出独特的“这一个”。

  赵德发的长篇小说《经山海》就是这样一部避免各种遗憾和缺陷,力求创新创意的新时代题材的创作,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小说描写的是山东沿海的一个乡镇如何经营、经略山海,念好山海经,做好山景海图这篇大文章,推动当地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的故事。故事主要围绕着女镇长吴小蒿的成长经历展开。吴小蒿通过竞争考核上岗被选拔为楷坡镇副镇长,负责安全和文化工作,到任后她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抓好安全,处理了许多棘手的难题,在文化方面则着力抓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开发利用,特别是挖掘了传统打击乐《斤求两》鼓谱并帮助其“申遗”成功、挖掘丹墟遗址、保护“香山遗美”、建设渔业博物馆……在被提拔担任常务副镇长、镇长以后,她着力抓好当地的经济发展,搞好生态环境的保护和生态文明的建设,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引进世界上最大的全潜式大型网箱“深海一号”这一大国重器,拓展了楷坡镇经济发展的新路;一从孔林引进了楷树,实现楷树复植。在市场环境管理方面,注意打击渔霸,打击黑恶势力地痞流氓,以保护市场的正常运行秩序。小说发生地是一个独特的所在,有山有海,半农半渔,发展主要依靠念好山海经,靠山吃山向海洋要经济效益。

  作家在创作时力求写出别样的味道来,也就是要写出一种历史感、现场感,因此小说注重从历史的纵深度和历史的厚度来经营、来谋篇布局。将今天吴小蒿在任职过程中所发生的一些重大事情,放在历史上的今天这个方位上来考察,将个人的微历史、小历史,断片的生平历史,和大时代的历史、和前人的历史等宏大的历史交织在一起,从而赋予了小说一种别样的历史厚度和历史纵深感,让读者感受到我们今天正在经历的和正在发生的一切都能在历史上听到回响,都是历史的一个回声。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经山海》全书贯穿了这种深刻的历史辩证法。

  在小说的主题表现方面,作者特别欣赏“鲸落”这种人生境界。鲸落是一个过程,也是一种现象。鲸鱼死后庞大的躯体悠悠沉落,喂养着许许多多的海洋生物。沉到海底之后,会将所有的养分奉献给各种生物包括一些可以分解鲸骨的细菌,从而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20世纪末,科学家发现,在深海中至少有43个种类的12490个生物体依靠鲸落生存,直到其所有的营养消耗干净。这个过程可长达百年。当有机物质被耗尽,鲸鱼骨骼更会化成一处礁岩,成为许多生物的聚居地。鲸的死亡竟能惠及百年,泽被后世。作者在书中写到,当吴小蒿从闺密甄月月那里听说了鲸落这个特殊的海洋现象,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得到了深刻的启迪和感悟,这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她开始有了一个明确的奋斗目标:要让自己的生命像鲸落那般造福一方。吴小蒿也是这样践行的,她在工作中完全做到了公而忘私,全身心地投入,不顾私利,克己奉公。在她身上集中体现了人民公仆的优良品质:心中装着群众的利益,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唯独没有装着自己的小我小利。这样的主题立意、题材选择和独特表达就使《经山海》区别于其他描写新时代的长篇小说,使它成了独特的这一个。

  在人物塑造方面,《经山海》也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是主要人物吴小蒿,更是作家所塑造的文学画廊里的一个新人形象。吴小蒿是一个矛盾的复合体,具有复杂多元的性格。她有着曲折的人生经历,受过沉重的精神奴役、精神创伤。到基层任职以前她是软弱的、克制的,从小就被重男轻女的父亲瞧不起,因此给她起名“小蒿”——一种弱不禁风的小草的名字,命如草芥。在读书期间她又被动地接受了“由眼珠”由浩亮父亲的资助,上大学后本想放飞梦想追求自己的爱情,无奈被由眼珠这个痞子般的官二代胁迫控制,那时的她是懦弱无助的,是一个被动的存在。参加工作以后,她到了隅城政协工作,从事文史整理,这也是一种庸常无为乏味的工作。她辛辛苦苦编撰的几卷《隅城文史》却得不到出版。在家庭和工作上都找不到心灵寄托的情况下,吴小蒿选择了报考乡镇干部,试图以此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反抗,主动进行自我改变、自我革新。而到了农村的广阔天地,她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解决了一个个的难题,在这个过程中她开始不断地成长起来,成为一个有担当、敢负责、有作为的基层干部,她的性格和个体精神也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敢于直面自己失败的婚姻,开始改变自己生活道路的艰难过程。这个人物性格的成长过程是令人信服的,是真实的。吴小蒿还是一个不贪功,功成不必在我的官员形象。她深入挖掘楷坡镇的各种文化遗产和传统特色文化,包括丹墟遗址、民间锣鼓打击乐《斤求两》、“香山遗美”、海上高跷等等,但是当做出成就以后,却都归功于自己的下属并让下属从中得到表彰提拔和其他实惠,她自己却无怨无悔。这些也表现了吴小蒿是一个淡泊名利、注重实干的新型干部形象。

    《经山海》这部小说为新时代的文学书写提供了许多新鲜的有益的经验,是近期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可喜收获。

 

一部弘扬时代精神的长篇力作

——长篇小说《经山海》读后

唐先田

  如何在文学作品中描写和弘扬我们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是时代的要求,是文学的责任,更是许多作家所经常思考并不断探索的重大课题。读了作家赵德发创作的长篇小说《经山海》之后,觉得眼前一亮,深感这是一部弘扬时代精神的长篇力作,是当前长篇小说的可喜收获。

  通过塑造人物形象来弘扬时代精神,是《经山海》坚持始终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经山海》中,吴小蒿这个乡镇基层女干部的形象,被作家刻画得真实而生动,充满着活力,充满着正气。正是在吴小蒿身上,无论是她的思想内质,还是她的行为举止,都闪耀着时代精神的光芒。

  什么是时代精神?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以人民为中心。人民的涵盖面很广,但在当代中国,如何对待乡村、如何对待广大农民特别是如何对待那些暂时还处于贫困煎熬中的农民,是最能考验一个基层干部是否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标尺,农村的事农民的事真正办好了,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也便真正落在了实处,时代精神也便真正落在了实处。《经山海》正是在振兴乡村这个大背景下,在脱贫攻坚改变广大农民命运的伟大进程中,来塑造吴小蒿这个人物形象的。吴小蒿出生于一个贫困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她姐妹五人的名字依次是小草、小蒿、小莲、小蓬、小艾,从父母给她们取的这五个名字,就可以看出她们小时候艰难的生活境况。然而,春风不薄草芥,排行第二的吴小蒿天资聪颖,又刻苦好学,成绩出众。尴尬的是,她虽然考取了省内名牌大学,所需上学费用也不算多,但家里还是无法支付。在这当口,对她觊觎已久的同班同学,也是一个官二代由浩亮乖巧地出资让她上了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与此同时,放浪的由浩亮也卑鄙地占有了她。农村的贫困、农民的艰辛、自己的内心痛苦,清晰地烙印在吴小蒿的脑海里,还在求学的她深深感到人世间还有许多亟待解救的苦难。这就是吴小蒿最本质的思想基础。

  大学毕业之后,吴小蒿谋就了隅城区政协文史委的一份工作,每年只需收集编辑出版一本文史资料《隅城文史》,轻松、稳定,也切合她的所学专业,在一般人眼里,她应该很满足很满意了,但吴小蒿的内心还是很不平静,改革开放的热浪在冲击着她,时代潮流在召唤着她,内心的青春热血在涌动,她迫切希望到现实的旋涡里去拼搏一番,于是,她不顾家人和闺蜜的反对,毅然报名参加了区委组织部组织的统一考试,竞聘上岗担任了楷坡镇的副镇长。楷坡镇有十七公里的海岸线,半渔半农,渔业和农业都很粗放,渔民和农民都不富裕。镇党委安排吴小蒿分管安全和文化方面的工作,她满腔热血地走向新的生活、迎接新的考验,全力以赴地奔走于楷坡镇的各个角落。很快地,她以历史专业的眼光,在香山村看出了打击乐合奏《斤求两》的历史文化意义,她组织指导加工整理到区里、市里演出,《斤求两》被列入了安澜市“非遗”名录;在天文大潮来袭时,她积极投入背沙袋防潮抗潮斗争;她还了解到码头上有渔霸横行等隐情。总之,她一会儿也没闲着。小说如果就这样泛泛地写下去,吴小蒿会有做不完的事,说不完的话,她的形象也就可能会淹没在一些事务之中而显现不出来。

  作家当然不满足于此,于是,他另辟蹊径,精心地构思了一个细节为突破口,让吴小蒿这个刚到楷坡镇没几天的副镇长的形象,鲜明地站到了读者的面前,这个细节就是:果断而真情地处理贫困老农老常年初一闹食堂讨饺子吃事件。六十多岁的老常之所以采取这个极端行动,绝不是他刁蛮不讲理,而是因为他对没评上低保有意见又投诉无门。民政所所长袁海波是负责镇里低保工作的,他与老常交锋过不少次,认定老常不够吃低保条件,对他“大年初一还来找麻烦”,十分不满。吴小蒿目睹老常非但没吃到饺子,反遭袁海波等人的嘲弄、推搡甚至踢打的惨状,做了三件事:一是立即制止对老常的打骂,二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那份值班饺子真诚地送到了老常面前,三是严肃地批评袁海波:“袁所长,今天是大年初一,就是来个普通乞丐,咱们也应该好好打发人家,怎么能又打又骂呢?”面对突发事件,吴小蒿来不及思考就做的这三件事,是出自她的内心本能,更是她善良、同情贫困者的自然表达。然后,她又和颜悦色地抚慰老常说:“大叔,你先回去,有什么要求,等到镇里上班后再说,好吧?”老常听了吴小蒿的话,一步一步地朝外走了。事情至此也就平静下去可以告一段落了,但吴小蒿发现老常是个瘸子,是个残疾人,老常艰难行走的画面深深刺痛了她,她执意要用电动车送他回家。吴小蒿到西施滩村老常的家彻底将老常的情况摸清楚,并将自己钱包里仅有的三百块钱取出两百送给老常,并将她所了解的情况向镇党委书记做了汇报,彻底解决了老常的低保。这个细节让读者看到了吴小蒿心灵深处的光彩。《经山海》中,吴小蒿关心、体贴、帮助贫困户老常的那些描写,字字句句,令人难忘。

  如果说,贴着心地帮助残疾老农老常,让他尽快走出贫困,只是一个个例,那么为建高铁动员农户拆迁,则是关乎国家“八纵八横”运输大通道全局、关乎楷坡镇的整体长远利益了。为建高铁楷坡镇有七个村要征地拆迁,任务重、时间紧,镇里组成七个工作组限时完成任务,吴小蒿是第一组的组长,负责黄城村。黄城村是一个很古老的村落,有六百多年历史,绕村一圈是高大的枳树,秋天结了果子像一圈黄色城墙,因此叫黄城村。要这么一个美好而古老的村子一下子消失掉,村支书都舍不得想不通,可见工作难度之大。但吴小蒿迎难而上,和组里同志一起一户一户地上门说服动员。在吴小蒿与她的团队的共同努力下,黄城村的拆迁任务很快完成,古老的黄城村虽然即将消失,但它将造福的是千千万万民众。

  吴小蒿在工作中,特别是在拆迁工作中的突出表现,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充分肯定,也得到了楷坡镇广大民众的普遍赞扬,她以百分之九十六的得票率当选为镇长。当了镇长后,吴小蒿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楷坡的经济发展上,一门心思改变楷坡的面貌,改变楷坡人民的生活状况,提高他们的幸福指数。她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要在楷坡“建一座馆,造一片林”,建一座馆就是建起渔业博物馆(原来有人要建庙),造一片林就是要栽起一片楷树林,让楷坡名副其实。她还请来她的老师——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考古学家方治铭和美国考古学家Judge(嘉奇)组成中美联合考古队发掘坐落在楷坡镇境内的丹墟遗址,初步发现了大口尊陶片上的陶文,比甲骨文早一千多年。这里的陶文与其他地区考古发现的陶文互相印证,说明它是远古时期在一定范围内通用的文字符号,是汉字的祖型。这一发现,当然是楷坡镇的一张亮丽名片,也是丰厚的无形资产哩。当然,更值得楷坡人振奋的是,由方治铭教授介绍的他的学生,也是吴小蒿的学兄刘经济,给楷坡带来了国之重器——世界上最大的全潜式大型网箱“深海一号”,从日本引进的五十万粒三文鱼卵,孵化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鱼苗普遍长势健康,不久即能达到每尾四两左右,可以转移到“深海一号”的特大号网箱里了。这个项目的科技含量很高,是在温带海域进行冷水鱼养殖的超级工程。“深海一号”的成功投产将会从对提高楷坡的经济面貌、渔业水平有很大帮助,楷坡的老百姓也将从中获取巨大利益。这一切让吴小蒿十分兴奋,她甚至常常忘记了在城里的女儿点点,也忘记了个人内心深处的烦恼,她看到了楷坡镇的美好未来,看到了楷坡人民的美好未来,这就是她的一切,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小说中吴小蒿所展现的时代精神光彩,主要体现在她关心楷坡人民、关心楷坡发展方面,但另一方面也写得很好,那就是她为了楷坡的发展,为了楷坡人民的利益,不顾一切地勇于和黑恶势力做斗争,和腐败权势做斗争。她到石屋村驻村考察,了解民情,与石屋村支书老郑、驻村第一书记景玉娴一起寻找石屋村脱贫致富的办法。吴小蒿和村干部村民一起,顶住了那个所谓的梁总要石屋村全部搬迁的恶念,而吴小蒿他们为石屋村制定的脱贫报告,也受到了镇领导和区领导的肯定。

《经山海》除集中笔力塑造吴小蒿的形象外,时代气息也很浓厚,读过之后,让人感到一股改革开放的热浪扑面而来,让人听到时代进步的脚步声声声铿锵,同时也大胆揭露了党内存在的腐败和社会上某些丑暗落后现象。由于作家分寸掌握得当,这些描写不但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反而会激发如吴小蒿那样的众多共产党人努力去和腐败落后的东西做斗争,为尽快实现自己的以人民为中心的理想和目标而努力。《经山海》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小说。

 

写一部有历史感的小说

——《经山海》创作谈

赵德发

 
 
      我多年前购得一本《历史上的今天》,读得入迷,因为我从中发现了历史的另一种面貌。我们在常规史书上读到的历史是线性的,这本书上的历史却是非线性的。常规史书是现实主义写法,这本书却有魔幻色彩。上下几千年,恍然成为一片森林,森林由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棵大树组成。大树参天而立,每一棵代表一天,上面挂满果实。果实有甜有酸,有苦有辣;或赏心悦目,或滴血瘆人。单独观看一棵树,忽而回到古代,忽而跳到现代,忽而去了外国,忽而回到中国,给我的冲击力格外强烈。

  因此,当《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先生和安徽文艺出版社社长朱寒冬先生约我写一部反映新时代的小说时,我立即想到了这部书给我的感受,决定用“历史上的今天”结构小说,并写出一位历史感特强的主人公——从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毕业的女镇长吴小蒿。

  新时代,也是“历史上的今天”。战军主编与我交谈时说过这样的话:“新时代就是我们置身其中的现实,我们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带着新时代的印迹。”我深以为然。我在20世纪50年代出生,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巨变之后,对新时代的感受尤为强烈。2018年春天我去沂蒙山,在扶贫工作队队长的陪同下,站在古生代寒武纪的海底沉积物、今天的透明崮上看下面的花海人烟,想到近年来我们国家日异月殊,沧桑感溢满心间。

  吴小蒿不是意念的产物。我生于农村,从25岁起就在公社、县委工作,后来成为专业作家,还是一直关注农村,对乡镇干部较为熟悉。他们处于国家政权的最基层,工作繁重,十分辛苦。与社会中的其他任何群体一样,这个群体也是形形色色,鱼龙混杂。但就大多数而言,他们能够兢兢业业工作,真心实意为群众服务。进入新世纪之后,这个群体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看待问题的角度、处理问题的方式都与前辈有所不同。尤其是,一些优秀者会用历史眼光观照当下,有强烈的使命感与担当意识,既接地气,又明大势,成为乡村振兴的扛鼎人物。其中一些女干部,德才俱备,不让须眉。但这些女干部并不像当年样板戏里的江水英,她们也有凡人俗举、七情六欲。在家庭与事业上,她们很难两全,有诸多烦恼乃至种种磨难。我多次倾听过她们的讲述,为她们的经历慨叹不已。基层政治中的女性在新时代的表现,便成为我这本新作的主要内容。

  于是,吴小蒿就在我的眼前出现了:她在农村出生,被重男轻女的父亲视为蒿草,考进大学后热爱史学,志存高远,却被迫嫁给一个品质恶劣的“官二代”。她到海边一座城市工作,在机关坐班十年后深感厌倦,就参加干部招考,下乡当了副镇长。从此,开启了她个人的“新时代”,也让我们看到了黄海之滨一个山海相间半农半渔之镇的“新时代”。

  这位体重不足百斤的小女人,可怜,可爱,可敬。她的经历与命运,让我牵肠挂肚。在长达一年的写作过程中,我的心思全在她的身上,甚至为她哭过几回。

  对吴小蒿的这份情感,还改变了我的写作手法。我有这样的经历:外孙女住我家时,我因为特别喜欢她,看她时常常舍不得转移目光。写这部书时,面对吴小蒿,我也是“目不转睛”,虽然用的是第三人称、全知视角,但一直聚焦于她,“一镜到底”。有朋友说,没想到长篇小说能这样写。我说,笔随心走,墨与情谐,这是创作的金科玉律。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应该有点儿历史感。没有历史感的人,对当下的时代与生活,就不能有深刻的感受与思考。因此,我让吴小蒿习惯性运用历史眼光,将自己面对的事情放在历史背景下思考,因而,她在楷坡镇的一些作为便具有了历史意义。她喜欢《历史上的今天》一书,在书中记下自己的一些经历,女儿点点也效仿母亲。于是作品每一章的前面,都有一组“历史上的今天”:书中记的、小蒿记的、点点记的,一条一条,斑驳陆离。读者会看到,新时代的历程与个人的历程,都处在人类历史的大背景之下,耐人寻味。

  这部长篇小说,也是我向齐鲁文化和山东大学的致敬之作。我1988年考入山大中文系办的作家班,两年间深受山大学术风气和齐鲁文化传统熏染。那时在我心目中,山大的文史楼是一座圣殿,因为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历史系有“八马同槽”,文学系有“四大金刚”,他们都是在全国响当当的人物。他们的徒子徒孙,也有好多学界俊彦,有的直接教过我,有的以著作哺育过我。所以,我让作品主人公毕业于那里,承载着齐鲁大地上传承已久的人文精神,在新时代建功立业。

  2018年深秋,山东大学作家班举办入学三十年聚会,我写了一首七律,承蒙班主任、著名学者兼书法家王培元先生当场挥毫写出。其中有这么两句:“常闻夏雨催新果,莫怨秋风撼老枝。”这部作品,算是我在夏天里饱受雨露滋润,在秋天里结出的一个果子吧。

(原载于《中华读书报》2019年5月22日 第20版)

 

 

办公室:(0551)63533801  营销部:(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