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安徽文艺出版社官方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内新闻

《图书馆报》隆重推介安徽文艺出版社《昆曲艺术大典》

来源:安徽文艺出版社   发布时间:2017年7月14日  浏览次数:484

皇皇巨著 昆曲长城 匠心一纪 玉汝于成
记《昆曲艺术大典》出版始末

昆曲艺术大典》(全149册)
王文章 总主编
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
定价:188000元

□胡莉 王涛

    2017年6月8日,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获奖名单公布,由安徽文艺出版社荣誉出版的《昆曲艺术大典》不负众望,登上了这座中国新闻出版领域最高奖的颁奖台。为者常成,行者常至。从2004年启动编纂到2016年正式出版,十二个寒暑,四千多个日日夜夜,《昆曲艺术大典》凝聚了昆曲研究者和安徽出版人太多的心血;从明清文献到近当代影音,九千余万文字,四百多小时录像,《昆曲艺术大典》沉淀了600年昆曲史中最为原真的学术内涵;从工尺谱到折子戏,193种舞台演出本影印件,73册曲谱文献,《昆曲艺术大典》包容了昆曲艺术最为全面的文化遗产。

    《昆曲艺术大典》全书149册,卷帙浩瀚、积蕴丰赡,是迄今为止对昆曲艺术最为系统、全面、科学的保护、整理和研究成果;大典的问世,对于昆曲的遗产抢救、艺术传承、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均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她不仅浓缩体现了昆曲这一古老、传统的艺术形式,更是昆曲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不仅在当下延续着 “薪火相传”的使命,更将深刻地影响着戏曲研究的未来。

    中国昆曲:百戏之祖 文化珍宝

    2001年5月18日,这是一个让中国昆曲界欢欣鼓舞的日子。这一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宣布第一批共19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中国昆曲艺术全票入选。这标志着,凝聚中华文明精髓的昆曲得到了世界的公认,成为了全人类共同的精神文化财富。

    昆曲原名昆山腔,是集文学、舞蹈、表演、音乐、戏剧、美术于一体的舞台表演形式,是我国戏曲艺术的珍品、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几百年来,昆曲舞台塑造出了不胜枚举的艺术形象,培育出众多彪炳史册的剧作家、音乐家和表演艺术家,对民族精神、民族性格和民族心理的形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作为成熟较早的古老剧种,她的丰富、严谨、完整、精深的戏剧艺术体系,给后期的众多地方剧种以丰富的滋养,被称为 “百戏之祖”。

    为了更好地保护、传承昆曲艺术,中国政府和民间以多种有力措施推进昆曲艺术的挖掘、整理、传承、传播,《昆曲艺术大典》的编纂即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

    2016年12月13日,《昆曲艺术大典》发布会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隆重举行,戏曲界、学术界、出版界的专家学者及编纂、出版方百余人共襄盛典,共同见证洋洋149卷的昆曲艺术大典》首次完整面向公众。

    大典之源:戏曲精粹 “非遗”代表

    《昆曲艺术大典》总主编王文章认为,是国家的重视、社会各界的支持、编纂方和出版方的共同努力,造就了这部昆曲‘百科全书’。”

    王文章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昆曲艺术是世界文化精粹的突出代表,它是中国戏曲艺术的高峰,对中国戏曲的文学、表演、音乐、舞蹈及整个戏剧体制,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包括京剧和不少积淀深厚的地方戏剧,都曾得到昆曲艺术的滋养。但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审美趋向都在改变,即便是昆曲艺术这样的人类文化珍宝,其社会存在的基础也日渐狭窄。

    中国昆曲艺术申报“代表作”成功,只是标志它的杰出价值得到世界范围内的肯定,但传承、延续、发展才是根本所在,需要在抢救、保护、传承方面作出新的努力。“当时我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提出编纂昆曲艺术大典》的任务,这一课题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被列入《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重要文化遗产保护出版项目。”

    《昆曲艺术大典》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持编纂,以该院戏曲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为主体,前后历经12年时间,百余位老中青专家学者参与编纂和出版工作。周巍峙、郭汉城、刘厚生、顾笃璜先生担任总顾问,亲自参与指导。还有很多学者也给予多方面的指导。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暨安徽文艺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忘我投入,克艰克难,始终不渝。尤其令人感动的是,担任分典主编的著名学者傅晓航、车锡伦先生不顾年事已高和身患重病,仍全身心忘我工作;担任出版项目总负责人的著名编辑家裴善明先生多年来一直抱病工作,兢兢业业,事必躬亲。全国的昆曲院团、图书馆、研究机构等也在资料搜集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可以说,正是国家的重视、社会的支持、全体参与人员虔诚的态度、严谨的学风,使《昆曲艺术大典》“原典集成,百科呈现”“体例完备,层次分明”“条分缕析,制作精美”的初衷得以实现。

    文化传承:老树新芽 兴趣沃土

    《昆曲艺术大典》问世后,昆曲界的学者和曲友充分肯定了其在传承昆曲艺术中的作用,“有了《大典》,一些不常演的、甚至濒临失传的剧目可以立即恢复”“《昆曲艺术大典》一定能培养出一批高素质的昆曲观众、爱好者,促进昆曲的传承、传播、发展”。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吴新雷认为:《昆曲艺术大典》对于昆曲传承非常重要。历史上昆曲剧目成千上万种,现在流传下来的、常演的也就几百种,很多剧目失传了,不知怎么演。但《昆曲艺术大典》中收录了工尺谱、身段谱,这是明清伶人在实际演出中积累来的,现在经过整理,艺术家可以据此恢复表演。

    安徽大学文学院主授京昆艺术欣赏与实践课的教授徐强认为:在当代,吸引更多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人走进剧场、走近昆曲,是昆曲要传承、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现在的大学生、年轻人并非不喜欢昆曲,也不是昆曲有多么“高冷”、难懂,而是年轻人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社会缺乏培养其兴趣的土壤。《昆曲艺术大典》搭建了很好的平台,古代典籍、乐谱、录音、录像等珍贵资料都能找到,相信《昆曲艺术大典》一定能培养出一批高素质的昆曲观众、爱好者,由此促进昆曲的传承、传播、发展。

    宜兴昆曲社社长、资深曲友高峰认为:历史上,由昆曲爱好者组成的民间昆曲社团和曲友,对昆曲的诞生、发展、研究与传习,产生了重要作用,是保护、传承、传播昆曲艺术的一支重要力量。但因为曲友不是专业人员,不受重视,就很难去接近那些典籍。缺乏资料,就是曲友遇到的最大困难。《昆曲艺术大典》的出版解决了这个问题。除了理论学习,还可以利用《昆曲艺术大典》的资料恢复一些曲唱和表演,一些不常演的、甚至濒临失传的剧目就可以立即恢复,这也是昆曲抢救、保护、传承的重要方面。

    艺术薪火:百科呈现 立古纳今

    “《昆曲艺术大典》对昆曲文献的收集整理是有史以来最为完备的,在呈现昆曲艺术的形式上是最为立体的”,“立足历史而不废当代,较好处理了遗产守护和艺术发展的辩证关系。”著名学者郭汉城、周秦等高度评价《昆曲艺术大典》。

    戏曲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郭汉城认为:《昆曲艺术大典》编撰者没有走仅仅汇集文献的老路,而是抓住了昆曲艺术最本质的东西,将大量的文献资料分为六个分典,再对各分典中的各类“原典”进行甄别、分类,以整理、注释或词条、原文影印等多种方式汇集。这是《昆曲艺术大典》的学术价值的第一个方面,也就是体例框架的设置。第二,在内容方面,《昆曲艺术大典》对昆曲文献的收集整理是有史以来最为完备的,可以说前无古人。第三,《昆曲艺术大典》在呈现昆曲艺术的形式上是最为立体的,理论、剧本、曲谱、身段谱、音像资料,从文字到图片再到音像,丰富、直观、立体地展现了昆曲艺术的整体面貌。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秦认为:《昆曲艺术大典》立足历史而不废当代,较好处理了遗产守护和艺术发展的辩证关系,尤其是选录了近六十年以来的创作、演出、研究成果,反映了当代社会对昆曲艺术的扶持弘扬,指导思想和编纂体例切合历史真实和现实需要。该书的出版行世,必将从遗产抢救、艺术传承、人才培养、学术研究等诸多方面,全方位地对昆曲艺术的保护发展工作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其学术影响和社会效益是可以预期的。

    学术史料:卷帙浩瀚 积蕴丰赡

    很多学者认为,在学术研究方面,《昆曲艺术大典》将难以找到的珍本、善本汇集起来,而且经过了精细的整理,为研究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必定会给昆曲乃至戏曲研究注入新的学术增长点”。

    密歇根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密歇根大学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博导林萃青认为:《昆曲艺术大典》对研究昆曲来说,一是很方便,二是它收集的资料很重要,很珍贵。特别好的是表演典,里面有很多清代宫廷升平署演戏的乐谱、剧本,有一部分有工尺谱、身段谱,这对研究清代昆曲非常有意义。《昆曲艺术大典》有一百多小时的录音,有的是上世纪20年代、30年代、40年代的,是很珍贵、很难找到的,《昆曲艺术大典》花了很大精力,把这部分做得很好,也非常有意义。录像中也有不少旧的录像,像上世纪50年代的,非常难得。在文学剧目方面,《昆曲艺术大典》收录的剧本,版本很好,是善本,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另外,难能可贵的是,《昆曲艺术大典》还收录了上世纪50年代以后的新昆曲的剧本,像《李慧娘》《钗头凤》等,这些新编戏,我们知道名字,但一般找不到剧本,新编戏也有它的重要价值。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导叶长海认为:《昆曲艺术大典》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有关昆曲的总集,意义非同一般,它把零散的材料集中起来,具有集成的作用,为中华优秀民族遗产的继承和研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另外,《昆曲艺术大典》有许多材料采用影印的方式保存下来,这对昆曲的研究、传承和发展,以及弘扬传统文化、振兴民族戏曲都意义重大。

    文化部副部长项兆伦认为,“《昆曲艺术大典》既是对传承发展昆曲艺术的时代需求的积极回应,也是抢救保护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实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则称,“《昆曲艺术大典》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国际范围内的保护做出了示范性的榜样。”

——原载于《图书馆报》2017年7月12日第6版

办公室:(0551)63533801  营销部:(0551)63533828 / 63533836   网络销售:(0551)63533837
地  址:安徽省·合肥市·翡翠路1118号出版传媒广场13楼   邮编:230071
版权所有 © 安徽文艺出版社  皖ICP备09015467号